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无忧走后,青云道:“无忧公子极为聪慧,有一颗七窍玲珑心,石头很有可能在他身上,此事好坏参半,”

烆奕问“何为好?何为坏?”

青云:“好处为,只有这般资质才配得上那半石头,石头本为灵物,岂会认那庸俗不堪之人为主,坏处就是无忧是个男的,就算他有另一半石头,也没办法助你阴阳合一,治好你的心疾!”

意思是他的病无药可治,只能再活五年。

原本无忧是他最后一抹曙光,现在这一点点希望也湮灭了,

青云的心里也是充满了疑惑,按说石头等了三百年的主人,理应是个女的才对!为何却落在一个男人的手里?

绗奕一拳砸在桌上!

夜深了,树上的暗卫看着书房内明晃晃的灯光,明天要做新郎了,心里一定很激动吧!

他不知道他的王爷,此时心里竟然在想着另一个人,而且还是个男人!

静坐无眠的烆奕,想到无忧与清云的对话,他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。

他来自遥远的梦国,是一个他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,那是一个与东靖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那里的人们,生活非常幸福、国家富强,没有战争,男女平等,哪怕贵为皇帝,也只有皇后一个妻子。

而这个世界的他有四个妻子,明天还将再多一个。

虽然他从未承认过任何一个女人的妻子身份。她们只是毫无地位的妾而已,这在东靖太寻常不过了,稍微有点财富地位的男人,那个不是三妻四妾?

他也并非真心娶她们,纯属利益结合,比如两年前南方两郡遭遇罕见水患,朝廷接连赈灾,导致国库空虚,他的十万大军缺衣少粮,西北达卢部族又趁机连连进犯,富商王千可以为他填上军饷缺口,而且答应以后每年给他提供二十万白银,只有一个条件:娶他的女儿,对方想以此攀附权势,而他则需要银钱,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

有的则是朝廷需要各方权势达到某种利益平衡,硬塞给他的,他懒得计较,反正一个是妾,两个也是妾,在他的心里一直留着妻子的位置,这么多年不娶正妃,就是因为他认为能作为妻子的那个人还未出现。

现在,他心仪的人终于出现了,奈何造化弄人,令他心动不已的却是个男人!

他也奇怪,自己从来都是冷情冷性的人,也并无异常的癖好,怎么就对无忧动了心?

这种感情在东靖是不被人接受的,更何况他还是个王爷!传出去,别说朝廷会炸了窝,整个东靖都会轰动吧!人们会怎样看待他和无忧?他自己无所谓,但他忍心让无忧受到伤害吗?想想要是有人在无忧背后指指点点,他肯定会杀人的!

奕王紧紧锁住眉头,这种为另一个人不顾一切的感觉,他从未有过,他尝试着压制这种想法,奈何来势汹汹,让他无从招架,他扶额,有点无力!他是不是病了?

自从见到无忧以后,他的眼里心里便都是他,只要无忧看他一眼,他就会开心,走在他身边他会感觉甜蜜,他知道这种感情不对。可是他管得住他的十万大军,却管不住这颗小小的心!

他心悦他!

可是无忧呢?他能接受这样的自己,这样的感情吗?他那么单纯美好,跟他比起来,自己满手血腥,他一定会吓坏吧!

奕王的心纠结成一团乱麻,既不想无忧走,又害怕他留下来会受到伤害!

感情就是那么玄妙,以摧枯拉朽之势,让他猝不及防!

至于明天的新娘子么?烆奕眯了眯眼。想起这桩婚事的来源!

元宵节的灯会上,他从酒楼出来,独自站在街边等石磊,突然一个女子跌跌撞撞扑进他的怀里,当时他腹部剑伤未愈,被那女子压倒在地,痛得差点晕了过去,幸好石磊及时赶来,拉开那女子,把他扶上马车,那女子便是柳丝,丞相柳士显的女儿,他并不认识。

翌日谣言纷起,满京城都在传奕王昨夜灯会之上,对丞相的女儿柳丝一见钟情,大街上强行搂着柳小姐不放,实在是行为不检,有伤风化。柳丝清白被毁,正在家寻死觅活。

御书房内,丞相在皇帝面前老泪纵横,那可是他最疼爱的嫡长女,受了这样的委屈,以后还怎么嫁人啊!

“求皇上给小女指条活路吧!”柳丞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

仁宗心烦意乱,这臭小子要么不回,一回来就闯祸!

贵为王子,要什么美人没有,至于在大街上下手吗?何况他儿子可不是这种人!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内情!

柳丞相得不到皇帝的答复不肯离去,

皇帝无奈只好差人去把烆奕叫来,

烆奕一言不发站着,

皇帝问;“说吧,柳爱卿,你想怎样解决?”

“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男方将女方娶了,不但能消除谣言,还能成就一段佳话!”

奕王爷站在那里,浑身散发冷气,都要把他冻死了!柳丞相打了一个寒颤!

烆奕冷笑,哼,既然这样他便成全他们,只怕这奕王府也不是那么好待的。

左右他的命也不长,不怕当寡妇的就来吧!

烆奕立马跪下,道:“儿臣愿娶柳丝为侧妃,请父皇成全!”

“好!”皇上当场应承,

柳丞相欲言又止,没想到奕王这么干脆,但他给女儿要的是正妃之位,奕王许的却是侧妃!皇上答应的又太快,都已经着人拟旨了,他是拒绝呢?还是谢恩呢?

皇帝知道这个儿子是个主意大的,他要做什么事都有他的理由,何况他的心病还不知道能不能彻底治好,还能活几年?他要娶妃就娶吧,想娶谁?娶几个都没问题,多生几个孙子也好!

柳家父女想得美,先当王妃,然后是太子妃,接着便是皇后了,东靖谁人不知,烆奕是太子的不二人选,继承大统指日可待,到时候柳家的势力将更加稳固,毕竟他年纪大了,在朝中支撑不了几年,只有一个儿子又是不成器的,女儿一旦成为皇后,柳家便有了依靠!可惜大皇子只允了侧妃之位,好在论实力王府后院中也没有能与之竞争的对手。得了侧妃,那么正妃之位也就不远了!

柳士显想着便放下心来,吩咐柳丝好好备嫁,婚期赶,从下旨赐婚到成婚,只有短短的三个月时间,需要准备的东西实在太多,整个丞相府都有的忙了。

柳家不知奕王心疾并未痊愈,根本活不过二十五岁,其实整个东靖知道此事的只有青云和皇帝,就连烆奕的生母,皇后娘娘也被蒙在鼓里。

倘若此事暴露,恐怕边境生异,朝中动荡。为免皇后担心皇帝也只是告诉她,大儿子心疾已无大碍,只是仍需长期调养。皆因此事,皇帝才不得已把立太子的事一推再推,又恐烆奕突发不测,所以早早给他封了王位,每逢朝会提起册立之事,皇帝便与大臣们东拉西扯打太极。

心里藏着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,皇帝也是压力山大,看那臭小子却无事人一样,根本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,皇帝是又心疼又生气!

夜深了,书房里的灯仍旧亮着,烆奕陷入深深的思考,倘若无法治愈,他还有五年的生命,这五年时间他该如何度过?还像以前似的,做一个行尸走肉,每天数着离死不远的日子,孤独的活着吗?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