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,biquge42.com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洛阳城皇宫,汉灵帝寝宫。

丝竹声袅袅,从宫中传出,几名宫娥在厅中曼舞,流露出一丝风情。

而在汉灵帝刘宏此时正半躺在柔软的躺椅上,手中拿着一份朝中大臣呈上来的奏章。

略微翻看之后,刘宏那半眯的眼睛猛地睁开。

“怪哉,怪哉,这在洛阳花会上大放异彩的李昭李白鹿,难道就是前段时间向朕买官的那位商家子?”

汉灵帝刘宏一边说着,一边看向身旁的张让。

张让早已经知道洛阳花会上发生的事情,闻言呵呵笑道:

“回禀陛下,正是并州牧李昭。

他文采斐然,是不可多得的大才啊!”

汉灵帝刘宏点点头,感慨道:

“当时这李昭来到朕面前的时候,朕就已经察觉到此人的不凡。

如果不是这般,朕岂会如此亲率地将并州牧的职位交予此人?

阿父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此刻,刘宏心情大好,连带着对李昭都多了一丝欣赏!

张让微微躬身,笑容满面道:

“陛下英明,早有远见,臣跟随在陛下的身边,有幸荣焉啊。

陛下卖官之事,看似简单,实则早已看透了一切。

想必那李昭,此刻对陛下的恩情也是丝毫不敢忘。”

刘宏认可地点点头,道:

“哈哈哈!阿父此言不假!

这一次李昭李白鹿展现出如此优异的文采,震惊洛阳。

能够做到这种地步,朕极为欣赏。”

刘宏沉思片刻,转头道:

“阿父,朕向来唯才是用,李昭乃国之大才,必须重重有赏!

对李昭进行赏赐一事,就有劳阿父。”

张让心中一喜,躬身道:

“臣遵旨!”

刘宏停顿片刻,继续道:

“既然李白鹿在洛阳已经闯出名声,就催他快些上任并州牧一职吧。

并州政事繁杂,不可耽误。”

张让点头道:

“遵旨,臣定将话带到,请陛下放心。”

刘宏再次躺下,笑道:

“阿父做事,朕一向放心。”

张让向身边的几个小太监交代几句之后,便离开了刘宏的寝宫,向外面走去。

“这李昭李白鹿当真不简单,当时认他为子侄确实是明智之举。

没想到这个小子除了极为有钱,还如此有才。

一定要将他掌握在我的手中,这样一来……呵呵呵。”

张让准备好圣旨,招来一队皇宫禁军,向宫外走去。

……

就在此时,洛阳城的醉仙楼前,神色阴沉的卫宁带着手下的几个侍卫大步走了进来。

这里是一处不大不小的酒楼,卫宁此时心情很差,便来到这边,准备借酒消愁。

酒楼的小二看到卫宁一行人进来,连忙招呼道:

“几位客官里面请,要点些什么?”

卫宁头也不回的说道:

“将你们这里的好酒都给我搬过来!”

说着,卫宁等人就直接坐在酒楼当中最好的一张桌子上。

小二似乎想说什么,转头看了一眼掌柜的,只见那掌柜的疯狂给他使眼色。

“这几个人,咱们万万招惹不得。”

小二只好点点头,去后院搬酒。

不过一会,小二将酒搬了过来。

卫宁直接拿起一壶酒,向口中灌了两口,只觉得心中依旧愤懑。

他今天想要前去见蔡琰一面,没想到连蔡府的门都没进去。

蔡琰竟然借口患病而不见他,就算是蔡邕也没有说些什么。

这意味着什么,卫宁心中清清楚楚。

想到这里,卫宁直接拍桌道:

“气煞我也!李昭那小白脸有什么本事,我河东卫家的公子又有哪点比不上他!”

卫宁看向一旁的侍卫,说道:

“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!

当日洛阳花会,李昭那小白脸对蔡琰说了些什么?”

卫宁目光灼灼,他相信蔡琰不想见他绝对不是本意,而是被那李昭迷惑了心智!

所以他让自己的手下去调查当日李昭到底对蔡琰说了些什么。

那名侍卫面色有点难看,但还是开口道:

“公子,当日李昭与蔡小姐眉来眼去,许多人都看到了。

在花会快结束的时候,李昭送给了蔡琰小姐一个贵重的玉簪。

而且李昭还邀请蔡蔡琰小姐几日后去踏青。

……”

那名侍卫越说声音越小,而卫宁的脸色更是泛青,怒气根本止不住。

“还有呢!”

卫宁吼道。

那名侍卫支支吾吾道:

“蔡琰小姐将自己亲笔书写的字交予了李昭,上面似乎……似乎是李昭的那首词。”

卫宁腾的一声站起来,一拳锤在桌子上,怒道:

“李昭,你欺人太甚!”

站在远处的小二以及掌柜看着卫宁等人,都是不语。

这种纨绔子弟,他们根本惹不起。

这时,身材雄壮的许诸从外面走了进来,笑着向掌柜打招呼道:

“掌柜的,给我来一盘肉,两壶好酒!”

掌柜的看到许诸,立马露出笑容道:

“许诸大人来了,小二,快去给大人准备!”

小二有些为难道:

“许大人,您常喝的好酒只剩一壶了,其他的都被那几位客官抢走了。

而且您常坐的位置,此时也被他们占着。”

这家酒楼是李昭的产业,而许诸作为李昭的手下,早就有不用付钱就可以白吃白喝的特权。

而这里的酒,正是许诸对喜欢喝的那一种。

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许诸知道自己的饭量,所以非常感激李昭对自己的特权。

由于经常来这边,所以这座酒楼的掌柜和小二也算是他的熟人。

听到他们的话,许诸愣道:

“什么?竟有人与我抢酒喝?”

许诸皱着眉看向小二所指的那边,只见那个自己常坐的位置上,一个身穿华袍的纨绔子弟正在不知所谓的大喊大叫。

那人正是曾被许诸吓到的卫宁。

看到卫宁,许诸皱起眉头。

李昭和他说过,这个卫宁卫仲道的身后有河东卫家这个庞然大物,不好招惹。

如果不是李昭的提醒,以许诸的暴脾气,现在早已经一拳一个送他们回家了。

既然主公不想让他主动招惹麻烦,那许诸自然会收敛一下自己脾气。

只要那卫宁不来主动招惹他许诸,那他就当没看到此人。

当即,许诸拿起剩下的那一壶酒,独自来到酒楼的一个角落,享受美食和美酒。

PS:有人看吗?有人看吗?数据看起来一般作者心里真的没底,希望书友们要是觉得不错的话,能够多给一点数据,给点鲜花给点月票,给点评价票,感谢,非常感谢!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