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,biquge42.com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“咦?三代爷爷,卡卡西老师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打断付修的,正是三代和卡卡西。

得到帕克传讯的卡卡西自然知道了付修的所在。

所幸他们来的及时,再晚一点,怕就要出事了。

付修的脸色冷冽,与刚才的亲和截然不同。

“老家伙,还有小鬼,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,怎么着,掐着点来的么。”

对于付修不礼貌的称呼,猿飞也不在意,只是在想着该怎么劝服付修。

付修的性子非常执拗,想要劝服他,实在不是一件易事。

可他必须这么做。

他不想看见,曾经的木叶无敌战神,最终沦落到一个被自己人封印的结局。

而卡卡西却不敢托大,急忙上前鞠躬,以表敬意。

“付修前辈,我是卡卡西,向您问好。”

看到这,鸣人傻眼了。

眼前这个人,真,真的是付修?!

真的是那个传奇中的传奇,传说中的传说...

当初木叶除了传说中的三忍外,最让人津津乐道的,还有绝世双壁,一是金色闪光四代大人,另一个就是无敌战神,体术之神付修了。

在这些传奇人物中,又以付修的名头最盛。

传说中,他可是面对数万敌人而不退,最终全歼敌人,一举带领火之国,带领木叶打下辽阔疆土,逼迫敌人签订耻辱条约的神级忍者。

这,这样的人物,竟然真的活生生的坐在自己身边,而且,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干爹。

幸福来的太突然,鸣人懵了。

然而,对于卡卡西的问候,付修嗤之以鼻。

“哼,没良心的小鬼,滚一边去。”

“...”卡卡西闹了个没趣,只得尴尬挠头,站在一旁不敢再多言语。

猿飞日斩犹豫了一下后,温和的对鸣人笑道。

“鸣人,这次你辛苦了,你做出的努力我都听说了,你做的很好。”

“嘿嘿,三代爷爷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嗯,现在我们想借你这个地方和付修聊聊,希望你能理解,要不,你先出去等等?”

“啊,好的,那你们聊。”

鸣人刚要起身,却被付修的大手直接摁住了。

付修冷眼扫过猿飞和卡卡西,冷声道。

“鸣人哪都不会去,从现在起,他将一直跟在我身边,我的事,包括你要说的事,都不得避开鸣人。”

鸣人有些傻眼,他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,只好将希望的眼神看向卡卡西,希望卡卡西给自己一点建议。

卡卡西刚要开口,就被付修一眼给瞪闭了嘴。

面对这位传奇,就算是卡卡西,也不敢自信五五开了。

这时,大门再次被打开,一个身影百无聊赖的倚靠在门框边,无奈道。

“付修,好久不见,我觉得,你还是听老头子的吧,这件事,已经很麻烦了,你刚复活,何必自寻烦恼呢。”

“诶?好色仙人?!”鸣人惊呆了。

一个又一个熟悉的人出现,这到底是怎么了。

付修双眼微眯,缓缓起身。

“自来也,你想找不痛快么,还是说,你觉得自己的骨头又硬了,要试试我的拳头还有没有当初的力道。”

自来也愣了一下,急忙摆手。

“别别别,我怕了你了,你这家伙怎么还和以前一样,一言不合就要动手,我打不过你行了吧。”

顿了顿,自来也还是正色道。

“付修,鸣人还小,你何必非要把他拉进浑水里来,给他点时间,也给我们所有人一点时间,好么。”

付修看了看鸣人,又看了看猿飞日斩等三人,冷笑连连。

“你们~呵呵,你们~哈哈哈哈~”

大声笑了笑,付修猛然怒吼。

“你们这群混账东西,良心都被狗吃了吗!”

付修的暴怒吓坏了鸣人,这和之前的付修大相径庭。

鸣人本能的就像远离付修,不管怎么说,三代,卡卡西,自来也都和自己比较熟,而付修,毕竟才刚刚认识。

他更愿意相信这些平日里对自己好的三人。

猿飞日斩皱眉沉声。

“付修,你说什么呢。”

“我说什么?我说什么你们不清楚吗!”

眼看付修就要爆发,自来也轻叹口气,手指轻弹,一颗石子猛的朝鸣人的后颈处电射而出。

他要打晕鸣人,接下来的话,不是鸣人该听见的。

可石子才飞出,就被付修一把抓在了手中,直接捏成了粉末。

“好色鬼,你想做什么,我警告你,如果你再敢多手,今天就是把木叶给毁了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
“...”

面对盛怒的付修,自来也僵住了。

一旦付修真的暴怒出手,恐怕真的就会如同付修所言,就算他们竭尽全力阻止了付修,木叶也会毁于一旦。

眼见情况不对,猿飞日斩站了出来。

“好了,既然付修你执意如此,我退一步,鸣人可以在这里听我们说话,但,仅限于此,不得外传。”

鸣人已经十分害怕了,怯生生的小声道。

“付...干,干爹,我,我还是出去算了。”

被鸣人一声干爹叫软了心的付修心痛如绞。

转头微笑道。

“鸣人,不要害怕,我是你干爹,绝不会伤害你,今天的事,你有知情权,放心好了,一切有我在。”

“可,可是...”

“孩子,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父母是谁了么。”

“我,我...好吧。”

鸣人目光逐渐坚定下来,从付修的身上,他感受到一股不容置疑,偏偏又十分安心的气势。

现在,他已经确认了付修的身份,那么,他更想知道,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。

见鸣人的眼神有了变化,猿飞日斩无奈摇头。

看来今日,未必会善了了。

“付修,你这么做,真的不好。”

“老家伙,少来这套,你们三个才有意思,一个是鸣人父亲的老师,一个是他父亲的学生,还一个是他父亲老师的老师,好家伙,这都多少代了,不管怎么说,你们三个家伙都是最应该告诉鸣人身世,保护鸣人安全的,不是么,可你们呢,你们做了什么。”

不等猿飞反驳,付修怒指小桌上的泡面与牛奶。

“这就是你们干的好事,过期的牛奶,没有营养的泡面,还有这残破的房屋,难道这就是你们和他父亲的羁绊吗!”

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,充100赠500VIP点券!

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9月19日到9月21日)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