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,biquge42.com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“这不可能~”

团藏崩溃了。

自己的一切,甚至连伊邪那岐这样的绝密后手都被付修死死的掐在手心里。

难道,他所有的谋划,所有的一切,在付修眼里,就真的如此不值得一提,这么不堪一击吗。

第十次。

团藏手臂上的写轮眼已然全部关闭。

连一次像样的反击都无法做到。

付修,实在太可怕。

跑,逃...

“我,我必须离开这里...”

团藏的身形踉跄,五官更是恐惧到扭曲、变形。

然而,面对付修,他却不知道,打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任何生机。

“止水的眼睛,用来使用伊邪那岐还是太过奢侈了,拿来吧你。”

冰冷的声音响起,一股剧痛随之传来。

团藏发出一声哀嚎,扑倒在地,一只黑洞洞,鲜血流淌的眼眶无比骇人。

打量了一下手中止水的写轮眼,随之保存了起来。

看着哀嚎不断的团藏,付修双手连点,速度之快带出道道残影,令人咋舌。

接连受到重创的团藏瘫倒在地,刚想做点什么,却惊恐的发现,自己一身的查克拉乃至术式已经尽数无法使用。

“你,你对我干了什么,刚才,是点穴?!”

“还不算太傻,既然知道我和日向一族渊源甚深,就该清楚,我会点穴,一点也不奇怪。”

“...咳咳...”吐出一口污血,团藏心知,自己已经彻底完了。

“付修,你不要得意,这次是你赢了,成王败寇,我团藏,自问对无愧于心...”

“聒噪。”

一巴掌扇过,团藏整个人在半空翻转好几圈才重重摔倒,半边脸充血,一口碎牙伴随着满是鲜血的唾液从已经合不拢的嘴角倾泻而出。

十余团烟雾散去,十多个付修将团藏团团包围。

影分身!

查克拉丝线精准的操控,将团藏四肢拴住,呈大字型挂在了两颗大树之间。

紧跟着,十余把长刀齐齐刺入团藏的身躯。

剧烈的痛楚让团藏这种人都忍不住痛苦的哀嚎。

可偏偏就是死不了。

付修对人体承受度的把控早已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。

抽出,刺入。

和鼬的月读有所不同的是,付修的刀,是真真切切,实实在在的。

不一会,团藏就已经被扎成了马蜂窝。

眼看已经连挣扎一下都成奢侈,垂着头,进气少呼气多,地上已经被不断滴淌下来的鲜血浸透。

原本所有人都对团藏愤怒以及,可现在,看到团藏的惨状,全都噤若寒蝉,汗毛倒竖。

甚至有人实在看不下去,弯腰干呕出声。

就连见惯了生死的卡卡西,自来也,也都忍不住偏过了头。

“求求你,让我杀了他...”

就在付修准备彻底了结了团藏时,一个充满了愤怒,却又蕴含着无边畏惧的声音响起。

回首望去,是佐助。

见付修冰冷的眼光看来,佐助如坠冰窖,连退几步,最终没能站稳,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好可怕的眼神。

好强横的气势。

仅仅是被看一眼,自己就已经动弹不得了吗。

佐助瞳孔颤抖。

他从未有过一刻向现在这般无助,即便是当初的再不斩的杀气,比起眼前这个人,简直就是沧海中的一滴水,不值一提。

付修看了看佐助,又看了看同样有些害怕看着自己的鸣人,无奈心中叹了口气。

鸣人这孩子,内心的坚强和阳光的性子,确实看不得这种近乎暴虐的处刑。

也罢,为了不让这孩子以后跟自己有太多隔阂...

“你叫佐助是么,既然你想,那便来吧。”

影分身消散,付修缓缓走到一旁,也不管佐助挣扎着爬起身,朝团藏一步快似一步的冲去。

来到早已惊恐万分的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面前。

还没开口,猿飞日斩已经急忙拦住了付修。

“付修,可以了,算我这个老头子拜托你了。”

付修微微皱眉,扫了一眼无意识后退的两个顾问。

猿飞急忙转头喝道。

“快说啊,等死吗?”

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如梦初醒,连忙道。

“我们愿意辞去顾问之职,不再参与村子的任何决策。”

“是的,事实上,我们昨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。”

猿飞忙安抚付修。

“付修,鸣人的事,我们确实没有处理好,既然你一心为了这个孩子,有些事,还是不要做的太过火了,退一步,海阔天空,鸣人这孩子在成长的道路上,也能少些诟病,你也不想因为你的不顾一切而影响到他吧。”

付修看来一眼远处的鸣人,随即朝鸣人招了招手。

鸣人先是畏惧的后退半步,但最终还是有些胆怯的走了过来。

指了指转寝小春与水户门炎,付修的声音温和了下来。

“鸣人,你想怎么处置他们?当初,就是这些老家伙怂恿下令隐瞒了你的身世,让你一直生活凄苦,首恶已经解决,那他们,你想怎么处理?”

见鸣人愕然,付修接着道。

“不要害怕,他们的生死,由你决定,如果你想让他们死,干爹向你保证,不会有任何的流言蜚语,一切自有我来承担。”

谁也没想到,付修居然会问鸣人。

堂堂木叶的长老团顾问,生死竟掌握在了一个孩子手中。

风水轮流转,猿飞三人内心一阵苦涩。

果然,那些别人会在乎的理由,付修根本就不在意。

只要他想,他就敢动手。

鸣人犹豫了好一会。

要说不恨他们是不可能的。

但再看看团藏那边,佐助已经用一记千手,彻底了结了团藏,正趴在地上痛哭。

难道,自己也要像佐助那样么。

不,不行。

干爹已经做的够多了,如果在杀下去,恐怕干爹的名声就全毁了。

干爹为了自己,什么都不在乎。

可自己真的能这么心安理得的,不为干爹想想吗?

鸣人的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后,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够了,干爹,一切,到此为止吧。”

听到这话,猿飞三人明显松了口气。

轻轻拍了拍死死保住自己的鸣人的后背,付修冷眼看向转寝小春等人。

“明天,我等你们的消息,若有丝毫隐瞒,不论天涯海角,死!”

也不管猿飞三人愕然的目光,付修直接带着鸣人瞬身离开了现场。

三人面面相觑,同时叹了口气,而猿飞,仿佛在这一瞬间,又老了十多岁。

“小春,门炎,事情总算告一段落,我累了,你们...你们好自为之吧...”

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,充100赠500VIP点券!

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9月19日到9月21日)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