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,biquge42.com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那是鼬的视角!

从宇智波一族密谋反叛开始...

一直到鼬放过了自己。

画面再转,猩红的世界里,面对的,是体术之神付修。

“...或许我不必再坚持下去...”

“...请大人尽量不要干涉佐助的选择...”

“...给他最后一次机会...”

画面消失了,佐助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。

就连鼬都没有想到,在月读世界里,应付修的要求,他利用幻术为付修展示过的真相竟然会被重现在佐助身上。

幻术转移。

这一招,是付修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招数。

不仅能够将被施展过的一般幻术进行转移再现,而且能够添加一些自己想要添加的画面进去。

因为只是一个幻术应用的小技巧,加上付修本就以体术为主,以至于直到现在,才第一次使用。

“怎,怎么会这样...为什么,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...”

佐助感觉自己浑身没有一丝力气,就像一下子被掏空了一般。

他相信,付修给他看的这一切不会是假的。

堂堂体术之神,也不屑于去造假吧。

可如果这一切是真的,那他这么些年的仇恨又还有什么意义?

他这样活着,又还有什么意义。

迷茫...

这样的哥哥,他还要杀吗?

这样的鼬,他还要报仇吗?

佐助不知道。

他的脑子一片混乱。

小时候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不断的闪过自己的思想。

“干爹,佐助他怎么了?”

鸣人跑了过来,担心的看着明显不正常的佐助。

付修揉了下鸣人的头发。

“我不过是把真相和一切隐秘提前曝光了,至于他自己会怎么选择,我不干涉...”

没说完的是,如果这个佐助选择了对你鸣人造成伤害,那很抱歉,鸣人,就算当着你的面,我也会干掉他!

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
佐助一身早就被雨水浸透。

脸上早已分不清雨水和泪水。

嘴中一直呢喃着,这到底是为什么,为什么要骗我,你到底在想什么,之类的话。

不远处打着伞的花火小声对雏田道。

“那个家伙是不是傻了,一直在说胡话呢。”

雏田不答话,心里却是很担心鸣人,生怕鸣人会受到影响。

自来也沉默的看着这一切。

他不知道付修对佐助做了什么。

但看佐助的样子,明显是心灵遭受了剧烈的冲击和重创。

毕竟是木叶的嫩芽,想要劝劝付修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,自来也选择了沉默。

“啊啊啊~~~”

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声不甘和愤怒的吼声不断响起。

“佐助...”

鸣人很担心,想要上前搀扶佐助,却被付修拉住了。

佐助不断的咆哮,捶打着满是稀泥的地面。

溅起的泥土沾满了一身。

到最后,声音越来越小,直至无声的抽泣...

缓缓起身,麻木的表情让鸣人心中一颤。

这个表情他太熟悉了。

小时候的自己,不正是这个表情么。

付修这时才开口。

“想清楚了?做好选择了么。”

佐助面无表情,仿佛说的话和自己全无关系。

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一旦我选择叛离,你会毫不犹豫的当场击杀我,是么。”

鸣人大骇,难以置信的看向付修。

付修点了点头。

“是的,村子怎样我并不太在意,但若因此会牵连伤害到鸣人,那么我会动手。”

“干爹...”

佐助又道:“真羡慕你啊,鸣人,有这样一个干爹护着你...”

“佐助...你说什么呢...”

鸣人属实有些慌了。

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佐助。

付修看了看逐渐放晴的天空。

“你身后,不也有一个哥哥么,当他为了请求我放你一马,不惜拿出止水的眼睛时,我就知道,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那么,你,身为他的弟弟,是确定要将他逼入死地了么。”

佐助愣住了。

鼬?

不,哥哥...

冰冷的双眼中,一点点恢复了神采。

良久过后,佐助深吸口气。

“确实,我本想对村子复仇,但团藏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,那两个老家伙现在也不好过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你早就安排好的吗?”

付修嗤笑一声。

“安排?为你?”

“也是,在你的眼里,我算什么,或许只有鸣人才是你最在意的吧。”佐助也笑了,自嘲的笑了。

顿了顿后,佐助忽然问道。

“你给我看的画面里,那个带着面具的家伙,真的是斑吗。”

付修摇了摇头。

“不,但就在前天,事实上,我的影分身已经和他交过手了,当然,跟着我们的,还有鼬,只不过现在应该已经走了。”

佐助彻底相信了付修。

因为他已经和鼬照过面了。

想起鼬对自己的决绝,佐助忽然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恨自己的哥哥,甚至只剩下对他的担心。

当时鼬那样对自己,想必他的内心也在无比煎熬吧。

“我想好了。”

“哦?”

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,充100赠500VIP点券!

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9月19日到9月21日)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