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「婧祖,我认为此事不妥。」

「王氏执掌月神宫,若可行废立眷族之举,为何不自登其位,反而来帮助我们?」

一女子眉头轻皱,凝声开口。

入耳清脆,似有未知之力,可轻易触动人心。

许婧摇头,「王氏被选定执掌月神宫,乃眷族附庸,若登临其位等同叛逆太阴,纵实力强大,也绝不敢为之。」

「而我月孽一族,本为太阴眷族,为女干人所害,才落得如今血脉凋零,传承几近断绝下场。」

「若此番,可助太阴识破阴谋……立功于前,未必不能得太阴宽恕,重登眷族尊位。」

女子摇头,「婧祖认为,太阴真的会被蒙蔽?我只怕,这是一桩阴谋。」

「月孽一族,若再触怒太阴,后果婧祖当比我更清楚。」

许婧沉默。

几息后,缓缓道:「你所言,吾皆有考虑,可若不放手一搏,月孽一族还能坚持到何时?」

「月孽,虽乃太阴降罚,但我绝不愿意,看到吾族真的沉沦,变成天地恶孽之一。」

女子脸色一阵变化,浮现无奈、忧虑,这的确是月孽一族,当下绕不开的关键……

「婧祖,王氏邀请那位大人降临时,我愿与您一起前往。」

顿了一下,她继续道:「我要亲眼,去看一看祂。」

许婧点头,「这是自然,你乃嫡脉后裔,若非如今修为不够,我早已退位让贤,由你执掌月孽大权。」

「不过,王希成此人,对你心怀不轨,到时你要多加谨慎。」

女子点头,淡淡道:「婧祖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」

她眼眸幽幽,心念流转。

并未将王希成看在眼中,他虽为当世仙人,却走了捷径突破,注定未来之路断绝。

能奈何她?

所思所虑,唯有月孽未来……

该如何做,才能保全族群,改变消亡命运?思虑许久,只感前途茫茫,不由倍感压抑。

这天下,实在太大、太辽阔,小小月孽一族,只是沧海沙粒。

随波逐流,几无立足之地,更何谈更改命数?

或许,唯有太阴宽恕,方有几分可能。

但这条路,更是几乎看不到希望……

女子轻叹,心头悲酸交织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月神宫地牢。

因特殊建制,及使用材料原因,此地完全与外界隔绝。

漆黑、死寂。

唯有石壁上,几只燃烧的火炬,散发出昏暗的光芒,可隐约照亮周边区域。

一眼望不到尽头囚牢里,皆摆满木架,木架上挂着人影。

滴答——

滴答——

细密声音,自四面八方,每一道人影身下传来。

在这般环境下,格外阴森、可怖。

突然,一阵轰鸣声响起,厚重封闭石门缓缓打开。

一群被割去口舌,刺瞎眼耳之人,排队走了进来。

他们行走之间,除了脚步声外,几乎没有半点碰撞,显然对地形极为熟悉。

….

各自进入囚笼之中,俯身端起什么,又将旁边之物重新摆好。

而后依次退出,向外行去。

有光线落下,照亮他们端拿之物,赫然是一个个圆盆,盆中鲜血猩红,倒映着他们麻木的面孔。

越发恐怖!

当最后一人走出,石门「轰隆隆」缓缓落下,再度封绝内外。

唰——

牢最深处,黑暗最为浓郁之地,被挂在木架上的女子,突然睁开双眼。

其眼眸暗淡,却有流光莹蕴,落在对面木架上,那道小小的身影之上。

她忍不住皱眉,露出一丝焦虑。

敖秀状态极差,就要撑不住了,虽还未做好万全准备,但也不能再等了。

桑桑知道,她必须尽快逃脱,否则敖秀一旦殒落,则真龙一脉气运,也将就此断绝。

毕竟她才是真正的,当世最后一条真龙……真龙一族未来传承,尽数系于其身。

「月神宫,移位了。」

「与太阴之间的联系,变得削弱几分,对我的压制减小。」

「再过两日,便直接动手……无论如何,定要保敖秀万全!」

她深吸口气,缓缓闭目。

继续调动力量,缓慢消磨着,那道被打入体内,镇压修为的规则烙印。

大道境……

这一境界,实在太过恐怖,即便随手为之,也非她可以抗衡。

唯有爆发底蕴,舍命一搏!

……

两日后。

铁岩岛。

魏公子突然抬头,望向天穹之上,此刻一丝若有若无的感知,浮现在其心头。

眉间,些许微凉涌动、震荡。

那是太阴的气息!

‘月神宫……"

他心头默念。

果然,半个时辰后,王湘子降临,语态恭敬。

「月神宫王湘子,拜见太初尊上。」

魏公子道:「准备好了?」

王湘子道:「是,特来请尊上出面,以稳定人心,完成计划最后一环。」

「好。」魏公子起身,「那便走吧。」

王湘子拂袖一挥,月华自然汇聚,将两人身影笼罩。

当其散去,厅堂之中,两人已消失不见。

与此同时,武神殿驻地,天牧武神皱眉,望向芒芒云海之上。

彼处,太阴气息汇聚,于武神交感之中,似有万千银辉洒落,照耀天地十方。

‘月神宫降临了……」

王氏即将动手,可太阴之主为何,迟迟没有反应?

他确信,已将此事传递出去,莫非这尊先天神祇,又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眠之中?

不对!

值此天地大变之际,太阴绝不会休眠,更何况数年之前,那场天崩之战中,太阴曾于混沌之中,与太阳之主交手。

区区数年,对太阴而言转瞬即逝。

所以,祂默许了此事……

天牧武神眼底,露出一丝自嘲,又有几分戒备、警惕,果然这些先天神祇,绝非如其表现出的那般「与世隔绝」。

….

王氏所为,只怕从一开始,就早已被察觉。

欲跳出棋盘,不再做手中棋子,却不知从一开始,其命运便已注定。

那么,他呢?

放手一搏,置之死地而后生,当真可以打破命数?

天牧武神摇了摇头,可其眼眸之中,仍一片坚定。

他不知答案,却也并不忧虑,事已至此退无可退……

这一局,他许胜不许败!

负手而立,天牧武神武道真意激荡周身,其背影好似擎天神岳,可撑天地四极。

另一边,湖畔庄园。

青莲道人亦在,仰望月神宫所在,突然之间他心有所感。

‘师弟?"

他想了一下,按下念头。

以师弟心性,做事必有考量,他且静默旁观,等待时机便是。

当然,若头顶之上月神宫生变,青莲之剑刹那之间,便可破开九霄。

一剑斩神宫,天地皆剑歌!

……

唰——

月神宫,一片月华浮现,涌动间两道身影,逐渐变得凝实。

「吾等,恭迎太初尊上!」

哗啦啦——

入目所及,四方众人俯首,皆恭敬拜下。

人群间,许婧身边那女子,悄悄抬起眉眼,向此处望来。

她乃月孽一族嫡脉,受太阴降罚最重,亦与其联系最深,自有手段可辨识来人身份。

第一眼,这女子表情微顿,眼前是一位完全陌生之人,可她却本能间感到一丝亲近。

更关键的是,这份亲近与对方身上,浓郁星月气息无关……

这种情况,出乎意料之外,让她眉眼之间,露出一丝茫然、错愕。

许婧有所察觉,皱眉道:「此人身份有问题?」

眉眼之间,煞气涌动。

女子摇头,「不,祂确是一尊掌握星月权柄的先天神祇……」又深深看来一眼,她眸光流转,终是一无所获。

39314888.

...

(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!)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