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许氏张了张嘴,最终,偏过头去落下了泪。

战场凶险,她今日看见丈夫背上还包着纱布,伤未痊愈,这刚回来,就又要再去厮杀。

许氏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。

祝英博:“小薇,就算没有这次,皇上也会想别的法子让我们去的。”

许氏一双丹凤眼瞪向他:“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?我是蠢笨的吗?我能不知?你是不是怕我因为这个怪罪幺宝?你就这么想我?”

祝英博有些尴尬,是他小人之心,他夫人有些泼辣,脾气一点就着,但秉性没得说。

是他多言了。

许氏吸了吸鼻子,低声说:“我就是心疼你们,更心疼幺宝。”

男人们刚回来,就要再上战场,能不能回来尚且未知。

幺宝一出生,就被人算计,拿来联姻,钳制她们将军府,又被污蔑成灾星,算计她们府中的男人。

谢帝好狠呐,用他们将军府,又算计他们个彻底。

听了这么多,幺宝现在有点生气了。

之前那个白脸男人,穿得跟个白无常一样,出现在她眼前,给她吓了一跳不说,还把她扔到符咒堆里,做法过后又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,最后让她喜提了个灾星的称号。

然后就听她娘和大伯母的哭泣声,幺宝很茫然。

最后的最后又得知,灾星是要被杀掉的,她大惊,直接就醒了。

她才刚刚给自己安排好修炼计划,然后就要死了?

幺宝当时气得想杀了那个说自己是灾星的人。

她试着动用神力,发现她的神力目前做不到这一点,她刚要借助外力,她娘就哭晕了,她就愣住了,然后天师也走了,她就只能去悄悄的检查她娘如何了。

这个娘,对她好,幺宝潜意识里能明白这一点,所以不想她受什么伤。

索性,娘亲只是伤心过度。

幺宝在沈氏昏迷的时候也接受了那个荒谬的现实。

算了,死就死吧,再出生一次的事儿。

等她好不容易接受了现实,再次睡过去,被吓醒后又告诉她,她不用死了,她还喜得夫君。

幺宝被沈氏抱着,小脸已经冷了下来。

人类的决定都是这么随意,变来变去的吗?

她到底死不死,到底活不活,给个痛快话行吗?

这样真的会让她很烦躁,且觉得自己不受重视。

她是这件事的中心人物,而赐婚赐名赐死赐活的,根本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。

那个皇上不礼貌的行为,成功引起了幺宝的不满。

老夫人若有所思:“事已至此,总算是万幸,保住了孩子一条命,今天太晚了,你们回去歇着吧,明天还要出征,我去给你们收拾衣物。”

沈氏和许氏还想再说什么,被祝老大和祝老二给带了回去。

孩子们回去之后,老夫人和祝兴宏也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两人宽衣后,老夫人抓着丈夫的手。

“将军,给我句实话,咱们家以后的路是什么,我好有个准备。”

“夫人,我们得最坏的准备。”

不必言明,老夫人也懂了,以后的路是不好走的。

老夫人缓缓吐出一口气:“你们走后,我会让人一点一点变卖田产,换得银票,为以后傍身。”

祝兴宏与夫人这么多年的默契,让他们练就了一人说一句,另一人就能听懂十句的本事。

“将军能否告知我,此一去,何时归?”

祝兴宏沉默一瞬,道:“我身上的伤都是轻伤,不碍事,老大的伤,他能忍,老二手臂挫伤没好,不过也能挺住。”

老夫人背过身,伸手擦了擦眼角色躺了下来。

“天色晚了,睡吧。”

祝兴宏看着他的夫人,良久,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。

“夫人,我会回来的,儿子也会回来的。”

老大院里

许氏正在给祝英博后背的伤口处上药。

祝英博带着笑意看榻上睡着的儿子。

许氏轻声说:“他都没来得及跟你说两句话,你就又要走了。”

他们夫妻二人成婚十载,只得了这一个儿子,目前已经八岁了。

“下次回来的时候,我好好陪陪他。”

许氏沉默地帮他穿上衣服,在最后的时候,抓住了他的衣领,她的手有些颤抖。

“你就不能不去吗?”

“小薇。”

“你受着伤,就算要出征,也没有必要这么赶啊,就不能让皇上在宽容一段时间吗?”

许氏急得都微微跺着脚,祝英博将妻子揽入怀中,无声的安慰,一向坚强的女人在此刻落下了泪。

西玉氏部落易守难攻,一年前出征西玉氏部落的大军损伤了整整七成,丈夫带伤上阵,她怎能不担心?

祝老二院里,沈氏生完孩子,又大喜大悲一场,身子已然是疲惫至极,早已支撑不住睡了过去。

祝老二抱着女儿坐在榻上,眼中有着爱意,也有着不舍,幺宝被他这么认真的注视弄得有些不自在。

祝家环悄无声息地进来,站在榻前。

“环儿,怎么不去睡觉?”

祝家环表情认真地问:“爹爹,你能活着回来吗?”

幺宝本来打算闭着眼睛装睡,听闻这句话也看向祝英卓。

她其实也很想知道。

祝英卓想了想,选择如实告诉儿子。

“其实,爹爹也不知道。”

“那,叔叔和祖父会死吗?”

“或许吧,或许,我们都回不来。”

祝家环低着头认真想了想,又对着父亲道:“爹爹,如果你们真的都回不来,该怎么办?”

祝英卓伸手摸着儿子的头,语气坚定而认真:“如果我们都回不来,环儿要好好照顾祖母、娘亲、叔母,还有妹妹,不要让他们受欺负,知道吗?”

祝家环一改方才小大人的模样,他抓住父亲的手:“可是我害怕。”

他今年也才五岁。

祝英卓忍下心,强迫自己把儿子当成同龄人来沟通,长大后的世界是残忍的,可他的环儿必须得知道了。

“祝家儿郎没有轻言害怕的权利,环儿,爹爹今日跟你说的话,你一定要记住,不管是什么时候,不管你身处何地,不管你多大,你都不可以害怕,你要牢牢地护住你的家人,家人在,祝家的根就在,你是祝家的儿郎,必须护住祝家的根,这是你的使命。”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