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数位锦衣卫如同猛虎一般,在林间穿梭,不一会儿就将木高峰合围,而后手中破气弩箭全部指向木高峰!

霎时间,木高峰就陷入死地,看着周围如同虎狼的锦衣卫,冷汗直冒!

沈炼此刻挥手让锦衣卫停下脚步,因为再向前,就到了一般毒药能起到作用的最大范围了,谁知道这个黑道杀手有没有奇遇,手中是否有些过人毒药!

“杀!”

众锦衣卫听到沈炼军令,顿时射出弩箭,而后,抽出手中钢刀向前!

木高峰见状,差点每吓疯了,尼玛,我就一个后天极境的高手,你们就然动用破气军弩,这不是对付先天高手才用到的吗!

而且你们这恨不得里我有八丈远的距离是什么鬼,老夫是不是还得赞叹一句:专业,谨慎啊!

奋力腾空扭转,好不容易躲开第一波攻击,就在其内力间断,新力未生至际,第二波箭雨须臾间射穿了四肢。

“啊!”

一道能够吓退小朋友的怒吼响彻在这寥无人烟的密林之中,可惜木高峰不是主角,没有学会‘爆种’,而现实也不是游戏,不会因为愤怒有任何改变!锦衣卫毫不留情的砍断其四肢,沈炼上前补了最后一道,只见寒光闪过,其咽喉处出现一道薄如蝉翼的伤口,让其毙命,足见沈炼刀法精湛!

一旁的林平之见状,顿时涕泗横流,嚎啕大哭,其悲痛真是闻者伤心,见者流泪!不过陆源也理解,谁能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次仗义执言,挺身而出,就让家里遭逢大乱,原本翩翩公子的林平之,瞬间家破人亡,如同流浪狗一样被追杀,如今算是大仇得报,不对,也不算完全报仇,至少还有余沧海和岳不群这两位呢!

过了一阵后,陆源纵马来到了林平之身前,黄锦紧随其后,他是真的想知道这位小侯爷究竟想干嘛,为什么对这个小家伙感兴趣?

“哭够了?”

陆源看着眼前这个充满污泥的青年,玩味的问道。

“在下林平之,原是。。。。。”

“好了,好了,不用在这个跟我自报家门,你的事情我都清楚,已经发生的,还未发生的都清楚!”

陆源的一番话说的林平之一愣一愣的,他不明白眼前这位充满贵气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,为何会说了解他的事情。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,陆源继续开口道:

“你现在无非是想报仇,只是你的仇人要么武功高强,要么名声在外,所以你孤苦无依,可否?”

“是!”林平之呆呆的回答道。

“好,看在你原来还有几分侠气的份上,告诉我现在你知道什么是江湖了吗?”

“江湖就是强者为王,弱者为寇!拳头大的说了算!充满了阴谋诡计!”林平之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“还是年轻啊!”

陆源听闻摇了摇头,不过眼中已有了几分赞许,这等道理其实真的是林平之这一阵遭遇的真实写照。只是还是太浅,江湖是拳头大的说了算,只是还有道义、德行等等再牵绊着,所以江湖不光是打打杀杀,还有人情世故!

陆源转过头看向一旁看热闹的黄锦,轻声问道:“怎么样公公,是个好苗子吧!”

“不错,只是此人到底有何不同,值得侯爷如此看重?”

“呵呵,此人可是和东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!”

“哦,侯爷细讲!”

黄锦得承认,自己的好奇心确实被小侯爷勾搭起来了。

“林平之祖上乃是林远图,其所创的七七四十九路辟邪剑法,横扫福州黑道,威震一方!”

“所以?”

“呵呵,公公可能有所不知,林远图所创剑法,和大内所修行的葵花宝典同出一源,而且其所创镖局也早是东厂暗桩!”

“哦?真有这事?”

黄锦瞪大了眼睛,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侯爷怕是在说笑吧!若真是东厂暗桩,督主又怎么会坐视其被灭门?”

陆源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公公就没想过曹公公也不知道福州有这么个暗桩吗?”

“哈?”

“难道。。。。。。”

黄锦没有继续说下去,因为他已经想到若是曹正淳不知道,那么这个暗桩到底是谁设立的,可就不言而喻了!除了宫里那位,恐怕在没有别人能够在东厂里面进行动作了!

“知道就好,只是没想到余沧海动作这么快,也是这个暗桩埋的太久了,也许都被遗忘了!”

陆源继续说道:“我跟曹厂长说的秘密就着落在他的身上!”

黄锦心思细腻,自然明白陆源所指,只是他好奇,既然林家的辟邪剑法和大内流传的葵花宝典同出一源,为何陆源说此物会让督主如此眼红!

“哈哈,公公不必迟疑,大内流传的只是葵花宝典的内功部分,辟邪剑谱乃是葵花宝典上部分的攻击手段!”

“而且辟邪剑法有一个极大的好处,就是速成,但是也有弊端,那就是上限太低,最高只能修炼到先天初期!”

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,接着读>

本书由小说网提供。

活动:注册会员赠200点卷,

biquge4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