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离开青华观之后,顾涵菲等人说累不肯逛了。

慕青梨和他们一起回到节目组给他们准备的酒店里住下。

没过多久房门被敲响,慕青梨去开门,门口站着的是聂沅。

“有事?”

慕青梨单手握着门,没有让人进来的意思。

聂沅敏锐察觉到慕青梨对他提防起来的态度,微蹙眉头将手里的药箱递来:“里面有碘伏还有创口贴。”

慕青梨挑眉。

她之前受伤是自己处理的,没让那些专业医护人员处理就是担心会被取走血样。

如今一下午动作伤口有些地方又出血了,本来她是打算自己去附近药房买创口贴和碘伏的。

却没想到,聂沅送上门来了。

慕青梨眼底划过一抹冷意,面上不动声色:“谢谢。”

她伸手接过了那药箱。

聂沅也没多说,转身就走了。

慕青梨关上门,将药箱里外里拆开确定没什么科技设备,又将身上的创口贴揭下丢进马桶冲掉。

简单处理了下伤口,她躺下。

节目组说是给他们休息,但手机并没归还给嘉宾。

不过嘉宾们手里是有一部不能上网的手机的。

作为内部联系之用。

慕青梨将手机打开,简单输入了一些指令,就轻易破解了不能连外网的限制。

她没下载软件,而是通过网页微信联系上陆光,和他报了平安,之后问道:“光哥,让你办的事办的如何了?”

陆光收到慕青梨消息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
【梨,梨崽?你能上网了?你怎么上网的,不是说节目组手机不给上网吗,难道你偷摸出来上网吧了?】

慕青梨:“没有,简单破解了下。”

陆光:【!!!】

他来不及追问,慕青梨又问了一遍刚刚的问题。

【哦哦收购慕氏股份的事对吧,我一直有在操作,按照你说的价格分别入手了,现在账户里几乎没钱了。】

慕青梨闻言心里放松了几分:【慕氏那边有动静吗?】

【害,还就那几个动静呗。慕佑谦一点黑料冒头就给摁下去,慕幼婉那边的黑料一点不管,你说慕家是不是放弃假千金了?】

慕青梨:【不会,他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当下慕家没那么多现金流了,董事会也在掣肘他们。】

陆光:【活该!谁让他们眼盲心瞎,不过梨崽你这时候收购慕氏股票到底是要干嘛呀?】

【踢慕佑谦出局,以及,赚钱。】

陆光看到这句话有些懵,【踢慕佑谦出局我能理解,赚钱,你这意思慕氏股价很快就要回升了?可我打听过,慕氏现在是四面楚歌,好多合作项目都停止了。】

这样的情况下,股价还能回升???怎么回升啊,靠国家扶贫吗?

慕青梨嗯了一声,没解释太多,只交代陆光盯紧股价。

【如果跌继续买入,如果翻红就不管,等我回去】

陆光说好。

他又道:【对了梨崽,我从我人脉那边打听到慕佑淡似乎残了。】

慕青梨扬眉,残了?

【怎么回事?】

【具体不清楚,就是听说不能说话了,因为这个他要面临一大笔违约金了。】陆光说着幸灾乐祸起来。

【慕佑淡去年专辑就没让粉丝满意,导致大批量粉丝脱粉爬墙。为了拉回这些粉丝他一口气签了三个专辑今年出,提前预售都发出去了,结果忽然不能唱歌了,粉丝炸了。而他代言的几个品牌听说之后要他赔钱违约。啧啧啧,他这个顶流啊,是做到头了。】

不能唱歌慕佑淡就算彻底废了。

而因为不能唱歌导致的专辑无法兑现,代言违约等等足以叫慕佑淡破产,本来慕氏没出事的话他这点违约不叫个事。

但如今慕氏焦头烂额自身难保,怕也顾及不到他。

慕青梨低垂下眼眸,嘴角勾起,“那我这位三哥一定很崩溃,没事,很快会有人陪他一起崩溃。”

陆光:“可不是咋的。不过梨崽这个综艺你真的还要继续参加吗,我看这导演跟神经病似的,完全不把你们命当回事啊。”

“有些事我要验证一下。”

“哎,到底什么事啊。你说给光哥,光哥去给你打听呗,干嘛非得自己冒险,那个苏茂我跟你说……”

陆光洋洋洒洒说了苏茂的哥哥一堆坑爹的事,其中就有他主导的综艺是杀人综艺差点害死影后苏秀婉。

慕青梨:“等等,你说苏茂的哥哥苏文曾经差点害死聂沅的妈妈?”

“是啊,聂沅的妈妈苏秀婉你应该知道吧?曾经大红大紫的超级影后,一代人心中的白月光。”

陆光从小看着苏秀婉的电影长大的,对她印象极其好。

“当年就因为参加苏文的综艺,苏秀婉自杀了。被发现的时候人差点就没救回来,而且最可恶的你知道是什么吗——”

慕青梨默默等待陆光那边打字。

好一会,陆光消息过来。

“自杀新闻上了之后,苏文被全网谩骂,结果不到24小时,铺天盖地出现了一则苏秀婉是小三,介入他人婚姻珠胎暗结被原配发现殴打辱骂,最终无法承受心理压力而自杀。”

“因为这个苏秀婉被骂活该,好多极端粉叫她赶紧去死,别浪费公众资源。”

陆光唏嘘不已:“我真服了这群听风就是雨的网友。苏秀婉怎么可能做小三啊,她本身那么优秀。”

顿了顿,他又郁闷地说:“不过聂沅的父亲确实身份不详。因为这个,苏影后这么多年一直被人追着黑,好在她现在也没出来拍电影了,否则不然……哎!”

慕青梨眸光幽暗,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闪过却又快的抓不住。

如果苏文差点害死过苏秀婉,苏茂又是苏文的亲弟弟,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仇人。

为什么聂沅会上仇人弟弟的综艺?

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内幕?

……

聂沅房间。

幽暗的房间之内只有窗帘一角透出抹微光,照亮躺在床上之人悬放在一侧的手腕。

修长有力。

聂沅闭着眼,脑海里不由自主回想起综艺针对慕青梨的种种手段,若非她本身厉害,怕是早就出了事。

就如当年他的母亲一样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biquge42.com